14版:纪念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头版

02版
纪念版

03版
纪念版
 
标题导航
那些年,我们一起品尝“美食”
 

查阅旧版报纸  返回大华网首页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搜寻大街小巷特色餐饮,讲述潮菜江湖美妙故事——
那些年,我们一起品尝“美食”
□ 本报记者 陈珊娜 文/图

  核心提示 《汕头都市报》在2013年正式推出栏目“街头猎食”,搜寻大街小巷里的特色美食,与读者一起分享舌尖上的汕头。我有幸成为该栏目的记者,当上了街头猎食的“侦察兵”。

  2016年1月28日,本报推出新栏目“美食故事”,以“讲古”的形式讲述“潮菜江湖”的美食故事,传播弘扬潮菜美食文化。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我想无论什么时候都适用于潮汕地区。潮汕美食文化名扬四海,潮汕人热爱美食,又精于美食。从清晨热气腾腾的一盘肠粉或猪杂汤,到中午的捞干面、粿条汤或是炒饭,再到晚上的海鲜卤味……汕头人一天忙忙碌碌风格迵异的生活轨迹,最终都归结到美食之上。美食是汕头的一张名片,汕头又有“中国潮菜之乡”、“美食之都”等美誉。对于汕头人来说,美食除了解决温饱,更多是一种情感慰藉,美食之中有记忆,美食之后有故事,美食之上是文化。而我就是随身带笔、以笔代勺,“美食故事”的挖掘者。

  从“街头猎食”到“美食故事”

  每当有外地朋友来汕时,汕头特有的美味小吃,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汕头人又是一群群的资深吃货,也喜闻香觅食。美食星罗棋布,却深藏街头巷尾。于是《汕头都市报》在2013年正式推出栏目“街头猎食”,搜寻大街小巷里的特色美食。

  其实搜罗美食的文章,实用性和服务性强,非常受读者欢迎,从创刊之初时有见报。我最早写的一篇,是《竹筒饭》。当时周末和朋友约在被称为“汕头第一间火烧竹筒饭”的赀记聚餐,觉得非常有特色,于是撰文。一段时间后再去吃,发现自己的文章居然被制作成海报并装裱后挂在墙上,对于“新手”记者来说,那种感觉非常新奇,也激发了更大兴趣。在“街头猎食”推出前,已断断续续“猎”过食,在该栏目推出后,逢周四《美食周刊》见报,我更是热情高涨,四处搜罗美食。陆续见报了《粿味飘香》、《鹅肉饭的家常味》、《到东北菜馆尝鲜》、《夏季相约绵绵冰》、《汕头火锅店开启“蒸汽时代” 掐着钟表吃海鲜》、《尝潮汕小吃 品工夫茶餐》、《“笋友”三五 一路寻笋》、《“平民”肠粉开始高大上》、《碳炉煨羊肉 至鲜古早味》、《“头茬”紫菜 营养鲜美》等等文章。

  在汕头,最不缺的就是茶米铺和餐饮店。新的餐饮店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前赴后继,然而大浪淘沙,最后留下的,都是给有准备的和真功夫的人。我觉得,在街头猎食时,有时候猎的不仅仅是美食,还是人生百态。每一份食物从灶前到呈现在桌上,经手的或许有厨师、伙计、老板……无论是谁,都会在我们的就餐体验中留下相应的印迹。而我们在品尝每一份食物时,若细细体会,也可了解厨者的态度或店家的意图。

  此时,美食更像一种媒介,沟通着或熟识或陌生的人,吸引着志同味合者,甚而,传达一种独有的生活态度。因此,美食和人有不可分割的关系,隐藏在背后的故事往往更为动人。比如2015年7月16日的《潮菜可以这么时尚 潮籍名厨郑俊辉精雕细琢创新潮菜》和2015年11月19日的《传统手工点卤豆腐——豆香浓郁 鲜美开胃》,我的叙述更偏向于挖掘美食和人物背后的故事。

  讲好“故事”传扬潮菜美食文化

  “民以食为天”,都市报的美食版面本身备受读者欢迎,“美食故事”更是许多读者追读的栏目。作为本土栏目,“美食故事”在讲好“故事”的同时,积极传递美食正能量,发扬和传播潮汕美食文化,为汕头的“美食名片”添砖加瓦。

  记得一次关于老市区老建筑汕头大厦的采访,当时我的采访对象是潮菜江湖泰斗肖文清,他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曾供职于汕头大厦,于是请他讲述陈年往事。当时肖文清正在从外地回汕头的动车上,于是我们电话连线。肖文清非常健谈,我们一聊如故,从汕头大厦聊到了特殊年代的潮菜,又再聊到了现在的潮汕美食。我突然被触动,美食是一种文化,需要传承,又渴望创新。何不向大师取经,向经典致敬,同时,又让传统新生,为创意开道。

  于是,“美食故事”特别推出一期肖文清的专访《五十余载潜心烹饪 以德载道培育专才》,改变以往以美食带出人物的写作手法,变成讲述人物的美食故事。接着,陈木水的《老板反拜员工为师父,奇 陈大厨坚守潮菜精神,赞》、刘柱志的《能厨能说又能书 开个店铺作学堂》、郭丽文的《“配桌点心”引领潮流 巧手“精制”美丽人生》、高庭源的《探寻舌尖上文化 为美食溯源造册》等等美食故事应运而生。

  另外,还有《淮扬美食“回访”交流技艺 潮菜大厨“携手”共商发展》、《各路厨王鹏城争霸 几番鏖战鮀城夺金》、《盘盘特色佳肴展实力 一道“红炆乌耳”见真章》等等厨王争霸、美食交流的赛事“直播”。

  在采访中我发现,潮菜江湖卧虎藏龙。在本地的大厨百花齐放,而向外地发展的大厨们亦是小有成就。他们的一手绝活,带火的通常是就职的酒楼食肆,自己则是隐于炉灶间的无名英雄,缺乏宣传和推广。术业有专攻。大厨掌得了勺不一定拿得了笔,而我能笔却不会勺,于是我和形形色色、风格迵异的潮菜大厨们组成CP(搭档),他们说,我来写,把他们的拿手好菜、对潮菜的热爱与执着、工作的艰辛,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励志故事讲述给读者听。

  我的“财富”

  如同台湾作家杨照所说:“人具有被故事吸引的本能,不只喜欢听故事,而且喜欢转述故事,喜欢参与在故事里。”加上了故事或由此延伸的想象,美食就不只是美食,大厨也不只是大厨了,“栩栩如生的强大力量”由此诞生。所以天使爱美丽打工的餐馆、黑社会大佬们吃的炭炉火锅、哲学家们聚会的咖啡馆,才有那么多人慕名前往。

  因此,无论是“街头猎食”,还是“美食故事”,我觉得自己才是收获最多的那个人。我收获了美食、无数的故事以及朋友。

  另外,我在亲朋好友中成了“美食活地图”,还常有同事和读者致电询问我哪家店有何特色,具体位置等等。搜罗过的小店,把我的文章张贴于店内,成为“小招牌”。并津津乐道地告诉我,今天又有几个人是看了报纸后过来的。买豆浆的时候,豆腐伯多舀了一勺给我,夫妻档肠粉的阿姐,在肠粉上多加了一个卤蛋……这些让人感动的“礼物”,都是我的财富。

  不久前,中国烹饪大师陈敬骅评价我写的“美食故事”接地气。我想,这就是给我的最高评价。

放大 缩小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