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版:纪念版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头版

02版
纪念版

03版
纪念版
 
标题导航
50位老兵,50个抗战故事
 

查阅旧版报纸  返回大华网首页
2017年12月31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历时近三年记录潮汕抗战老兵口述——
50位老兵,50个抗战故事
□ 本报记者 周晓云 文/图

  核心提示 《抗战那些年》专栏于2012年6月起推出,历时近三年,共采访了50位抗战老兵。采访时年纪最小的84岁,最大的则是103岁。我们在潮汕各地走街串巷,寻访潮汕地区的抗战老兵,用录音笔、相机、和手中的笔,记录下老兵们的抗战故事,并以口述形式,报道他们当年在战争中的血与火经历,呈现给读者一段段真实而鲜活的抗战史。

  

  挖掘不曾忘却的记忆

  陈光学,1914年出生,澄海人,19岁成为黄埔军校南宁分校第十二期学员,三年后毕业参加抗日。2014年5月25日去世。

  陈国臣,1923年出生,澄海人。在原+国民革命军九十四军一二一师工兵营历任少尉排长、中尉副连长,后任该师直属连上尉连长。2015年1月15日去世。

  陈辉煌,1918年出生,饶平人。原国民革命军第六十四军一五五师九二九团迫击炮副连长。2013年去世。

  陈英波,1916年出生,潮安官塘人,泰国归侨。曾任原国民革命军滇缅远征军机械化第五军四十九师一四五团一营一连一排少尉、中尉排长、副连长,中美鸿翔伞兵团学员,远征军二〇七师第二旅第六团副官、连长、营长,抗美援朝志愿军整训师军教参谋。2013年去世。

  罗春晖,1922年出生,祖籍丰顺。1941年入读原广西柳州第四战区司令部无线电通讯人员训练班,1942年毕业后进入第四战区司令部无线电总台当通讯员,1943年被调往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属下军令部第二厅通讯总台中央通讯所第四处当通讯员。1976年回汕头定居。2015年10月去世。

  胡茂强,1919年出生,揭阳桃山人。1940年参加原国民革命军宪兵十六团,后报名参加黄埔军校第二分校,毕业后被分配至九十七军,在直属辎重团任少尉排长。1944年参加桂柳战役。2013年8月去世。

  ……

  近两年来,关于本报《抗战那些年》专栏曾采访报道的抗战老兵离世的消息传来得越发频繁。一位位耄耋的老者,正在离我们远去。当年那番与时间赛跑的采访经历,总算是没有让“再不写他们就走了”的担忧成真。庆幸在老兵离世之前,能通过他们的口述,将他们的抗战经历记录在案,留住他们那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留给后人一段有温暖、有厚度的抗战历史。

  与时间赛跑的采访

  2012年4月,本报推出首篇中国远征军老兵林卓群的抗战口述报道。这篇报道是本报记者偶然得知林老的情况,随即寻踪而去。林卓群凭着惊人的记忆力滔滔不绝地讲述了三个多小时。这次采访,让我们发现原来历史真实地存在我们身边。那些被我们逐渐遗忘地历史细节,正被有的人用心地记着。

  于是,经过两个多月的初期准备,在大量搜集史料的基础上,2012年6月,本报《抗战那些年》专栏正式推出。在此后的近3年时间里,我们在潮汕各地走街串巷,寻访潮汕地区的抗战老兵,用录音笔、相机、和手中的笔,记录下老兵们的抗战故事,并以口述形式,报道他们当年在战争中的血与火经历,呈现给读者一段段真实而鲜活的抗战史。

  从采访第一位抗战老兵开始,我们就深知这是一场需要竭尽全力与时间赛跑的采访,再快点、再多发现几位尚健在的抗战老兵,是我们迫切的心愿。因为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已经遇到了很多来不及。曾有市民来电报料,说他的父亲是当年参加过豫西战役的抗战老兵,现在思路清晰,尚能讲述。我们迫不及待想约当天下午见面,碍于老人家下午有午睡习惯,便约翌日再去,遗憾的是,当晚8点钟老人家就因为心力衰竭走了。还有的老兵,我们寻访而去的时候,却无奈发现他的记忆已经模糊,除了能简单讲出当年所在的部队番号外,已经无法比较具体地为我们讲述当年的事,对于这些老兵的报道也遗憾未能成文。

  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尽可能多地把老兵们的经历记录起来。这种紧迫感促使我们不断扩大寻访老兵的范围,从汕头市区,延伸至澄海、潮阳、潮南,又跨出汕头奔往揭阳、潮州,甚至梅州、海陆丰、广州,甚至跨省去往广西玉林、南京。所幸随着《抗战那些年》专栏引发关注,也引发潮汕抗战老兵志愿者队伍的建立,志愿者们来自潮汕各地,他们不遗余力帮扶、关爱老兵及其遗属的同时,也不断向我们提供线索,此外,还有一些是抗战老兵的后代看到报道后主动与我们联系,让我们能及时采访到更多新发现的抗战老兵,把他们的抗战经历记录下来。

  记录故事还原历史

  70多年前的经历,在这些老兵脑海中有的已变得模糊而不确定,每一次的采访,都是一次纠结的过程。我们一方面需要老兵们比较详细地讲述当年的抗战经历,却又怕这样陡然让他们掀起尘封的记忆,会让他们思虑过度、情绪激动而影响身体。

  于是,采访中,我们都选择做一个认真的聆听者,仔细记录他们口述的内容。随后再仔细进行核对。有的老兵记忆已经变得模糊而不确定时,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不厌其烦帮他们拾取记忆碎片,忠实地记录下他们每个人的记忆,然后再进行仔细核对、查考,拼接、还原,从某个战役到某个地名,从某个时间到某位军官,尽可能地还原历史。

  除了口述的内容,为了让读者更清晰地了解当年抗战的历史地理情况,每期的报道中还设置了“人物简介”“相关史料”等小栏目,结合老兵们所提及的当年的战斗地点、战役名称、抗战将领等内容,对相关历史和场景作了简单的描述,让读者更容易把每个老兵与全国抗战的情况联系起来,减少阅读障碍。

  再现普通士兵抗战史

  从2012年4月至2014年底,历时近三年,《抗战那些年》专栏共报道了50位老兵的抗战经历。我们采访的老兵大致分为三类,一是潮汕籍的抗战老兵,二是抗战胜利后迁居潮汕的外地籍老兵,三是外地籍到潮汕参与抗战的老兵。

  采访时年纪最小的也已84岁,最大的则是103岁。他们有的加入中国远征军随部队进入中缅印战场,有的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奔赴多个战场,还有的加入了驻守潮汕的国民革命军第十二集团军直属独九旅、潮汕青年抗日游击队。他们当中有步兵、骑兵、辎重兵、炮兵,还有军校教官、翻译官、空军飞行员、通讯员、野战医院军医……他们在战争中不同的境遇,为我们呈现了抗战历史的不同侧面。我们借由对他们在那段特殊时期的命运检索,再现当时普通士兵普通百姓的抗战史,以此让读者窥见中华民族曾经走过的那段岁月。

放大 缩小 默认